世界/风景/或一次悖论之旅
2017-11-24784

如同不同的河流在某个平缓处的自然相遇,四位艺术家:李松,白尧,陈戈弋,张楠,他们在数年的坚守中一直不断延伸并完善着各自的创作脉络,进而形成各具形质的面貌,而这次展览作为一次汇聚的开始别具意味。

李松的作品有一种让人惴惴不安的安静。为了呈现画面上的和谐与悖论,李松从传统绘画中撷取了诸如山峦,树木,石头,船舶等具有象征意义的元素,然后再对它们进行挖掘与填补,当他预想的古典图示逐步完善,他作品里寂然与荒凉的气息就越发自足,到最后风景或一些人文物像成为时间之外的全部。

“寻常之物的嬗变”,似乎能阐释白尧的这部分纸上绘本,而关注日常并从中挖掘出稀缺的诗性日益使他的创作从一个看似狭小的入口转向深广,白尧节制的笔触中,超现实的景观不是模糊的猜测性的纪录,它们已经不经意间完成现实本质的融汇,在里面人与并置、扭曲的物或空间无法割裂的困境不是被遮蔽而是被慢慢打开。

近几年陈戈弋的作品主要分为两个主线,一种是从俯视的角度观望并重新构建我们所存在的世界,随着陆地、海洋、房屋建筑被缩小为模糊的线条或一些色块,艺术家如同造物主般创立出一块块新的版图。另一类仿佛是在微距的镜头下再现的生活局部,散发阴郁气息的人或场景在陈戈弋的笔下近乎微观般的显露出来,与之而来的还夹杂着另一种似曾相识而又莫名的虚幻。

在世界看似平淡无奇的表象背后,张楠充当着一个游历者和一个纪录者的角色,他有意识的逃避着通过猎奇获得的短暂的释放,在一次次完成了对眼前事物的审视与解析之后他在我们的眼前重新拉上了一块块如同蒙太奇般的幕布,在这些幕布上,时间仿佛凝固于一帧照片,一个被漂白的梦境,抑或一段不可名状的旅程。而落幕之后留给我们的是刺痛,警醒与对周遭事物的再次注视。

艺术史学者W.J.T米切尔写到:风景是一种由文化中介的自然景象。它既是再现的空间又是表现的空间,既是象征者又是被象征者,既是一个真实的场所又是它的幻象。

此次展出的作品中都涉指风景的主题,当然风景所涵盖的类别会有所扩大,但无论是空间与实物怎样变换,它们都是艺术家对其多方位的回应,它们关乎不同材质,直觉或某时的迂回,更重要的是从里面我们还看到了每个艺术家私密而真实的情感,那应该是支持他们走得更远的力量。